嗅到了槐花的清香

今天晚上穿着体恤和短裤出去了,在小巷子里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清香,抬头一看,一颗十几年树龄的洋槐树上,挂满了白色的槐花。街上都是饭后遛晚散步的 人,夏天的晚上给我的印象总是热闹的——前两天一个同事还问我,五月是春天还是夏天;我的回答是阳历的五月是春天,阴历的五月是夏天,现在突然不敢肯定自 己的认知了。

跑到公司的门口,果然看到同事在哪里遛狗,三个多月的拉不拉多已经算一只半大狗了。看到我还是认识,但我要带着它在公司院落里 跑两圈,离开主人不远它就开始不走了,看着主人然后跑着回去。我再命令它坐下的时候,也不向上个月那样听话了,它已经在渐渐长大了。我清楚的记得一个月前 它被抱来的可人娇小的样子,时光原来正这么快的溜走。

0 Comments :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