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夜的麦火

酒席的张狂
在瞬间的浅夜跌落
盛装了音乐、颠簸的车
与穿梭的风隔两界
静看右面是黑左面是褐

温凉的风
开窗的瞬间猛然涌进我胸
于是有麦香荡入口鼻,弥漫空中
清爽的心,从迅速滑过的枣林间
看到了麦田的舞者

那飘逸着的烟
那抖动的火
那烈烈的声息
都伴了枣林的浓翠

彼时
好一场丰收的盛宴
只有我的沉思化作了寂寞

0 Comments :

发表评论